潮玩设计师大久保博人:治愈生活 玩尽人生

北青网 阅读:3756 2020-10-13 12:25:50

原标题:潮玩设计师大久保博人:治愈生活 玩尽人生

▲怪兽玩偶

日本潮玩设计师大久保博人(以下简称大久保),在潮玩圈玩家中,可以说是个响当当的名字。他的作品将可爱元素与暗黑怪兽风结合,以极高的辨识度收获了一大票忠实粉丝。

2020年9月,大久保与国内潮玩公司POP MART(泡泡玛特)发布两款全新系列盲盒,受到全球玩家关注。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邮件采访时,大久保介绍:“这一次,我们选择了‘SHOCK’作为‘情感表达’的主题,每一个形象的表达都符合角色的个性。上一个系列充满了可爱的元素,而最新作品则是以‘可爱中带点毒药’的设计来完成的。”

创业

希望作品大家凭直觉就能喜欢

北青报:你在2005年创立INSTINCTOY,是什么契机创立这家公司?

大久保:19岁时,我开始收藏玩具,特别喜欢当时东京服装店出售的手办。那个时候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设计师玩具”和“艺术家玩具”等具体的称呼,但是把玩具作为时尚品和室内装饰来收集的感觉是非常崭新的。我感觉到这个行业今后会有很大的发展,我想用我的人生来尝试这种可能性。

2002年,我21岁,当时我用另一个名字开了一家公司,进入了玩具行业。经过了三年时间,了解了业界的结构后,2005年我创立了INSTINCTOY品牌,以INSTINCTOY的名义开始了正式的艺术生涯。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INSTINCT”直译为“本能、直觉”。我收藏了20多年的手办,所有的手办都是凭着直觉和本能认为喜欢的东西。取这个名字的初衷,是希望能创作出一部让顾客也同样能凭借本能和直觉喜欢上的作品。

2008年公司首次制作的原创手办被顾客接受,生产的200个手办瞬间销售一空。我也实现了自己从小成为一名设计师的梦想。

思路

作品的设计理念是“侵蚀”

北青报:您希望通过作品表达的是什么呢?你表达主题是否发生过变化?

大久保:“画家”和“设计师”有一个很大的区别:“画家”是把自己的世界观做到极致。“设计师”是把自己和周围的人想要的东西变成形状,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设计师”。很多人认为,设计师是将已经存在的形象变得更加具有特色,或者是去创造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形象。我觉得设计师就是把这样的想法变成“实物”,这种想法,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我设计的基础。

我的原创作品的设计理念是“侵蚀”。“侵蚀”一词给人一种将对方吞噬的印象,但我想传达的“侵蚀”的概念却完全相反。在我的作品中,我表现的是被神秘的侵蚀生物侵蚀的角色,每一部作品都描绘了与侵蚀生物共存的故事,我认为被侵蚀的角色的表情也是生动的。

北青报:你最近在设计什么?设计思路又是怎样的呢?

大久保:最近和POP MART合作发售的作品只有2个盲盒系列,INSTINCTOY会不断有新作品发表。除了手办之外,现在也在设计开发像毛绒玩具、徽章和装饰灯等以往INSTINCTOY没有接触过的商品。

我在设计任何作品的时候,一定会想象被这个作品装饰的场所。与POP MART的合作,已经跨过了手办的界限,我在设计时就是怀着“艺术作品可以融入大众的日常生活”这样的愿景。希望我的作品可以“侵蚀”和传播到许多人的心灵和生活之中。

管理

公司基本不加班且不打卡

北青报:你既是公司的创始人,又是潮玩设计师,如何分开工作和生活呢?

大久保:INSTINCTOY从十年前就开始采用远程办公的形式。除了负责销售和商品管理的工作室,所有业务都是通过网络在家里进行交流。INSTINCTOY是一家不用通勤的公司。

我的一天基本是这样开始的:7点半送儿子上学后,早上和妻子一起慢慢地吃早饭。8点45分和部长确认一天的业务内容,9点开始工作。

虽然每天都有工作人员的各项目进程、3D建模的进度确认以及清点目前的工作,但基本上都没有固定的时间——例如设计、规划新项目、确认会计和财务状况等工作时间安排都比较灵活。

在INSTINCTOY基本上不加班。理由是,包括工作人员在内,工作之余的时间也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18点工作结束后,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前几天我儿子还羡慕我说:“爸爸真好,下班后一直在玩。”

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治愈顾客的心情,让顾客回忆起童年的美好时光。所以,我作为创作者自己经常被治愈,而且我也自豪地说,如果不是比任何人都拥有童心,就不可能创作出让人感动的作品。

所以,为了在工作中留下最好的成果,今后还会享受生活,被治愈,玩尽人生。

文/本报记者 王磊

任芯仪(EN063)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