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柯玛迎新生?曾是青岛“金花”,今搭上疫苗冷链概念涨停

市界 阅读:36957 2020-11-19 10:01:08

作者 | 市界 曾嘉艺

编辑 | 朗明

从青岛轮渡坐快船,15分钟就能从市区到达西海岸,澳柯玛总部就位于西海岸的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

如果不是因为辉瑞疫苗最新进展引爆疫苗冷链物流股,澳柯玛一度涨停,对于多数人而言,澳柯玛这个名字,既陌生又熟悉。对于家电企业,更为知名的是诸如美的、海尔与格力等头部企业。

这个曾经与海尔海信并称青岛家电行业“三朵金花”的澳柯玛,如今却显得有“落寞”。1987年澳柯玛以冰柜起家,在90年代曾经占据中国电冰柜行业老大地位,一时风光无限。

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的小弟海尔营收早已跨入千亿元数量级,海信也逼近600亿元,澳柯玛2019年的营业收入仅64亿元。从体量来说,已不可相提并论。

这个成立33年的老牌家电企业,经历过辉煌、遭遇过低谷,也曾濒临死亡。2015年,澳柯玛因发明出与埃博拉疫苗匹配的储备箱让人们重新认识它,“一个被遗忘的企业”。如今押注冷链的澳柯玛能否重回昔日辉煌。

澳柯玛的“教父”

在李蔚眼中,鲁群生永远是一个虽败犹荣的英雄。鲁群生曾被称为澳柯玛的“教父”,但澳柯玛成长历程中遭遇最大的“滑铁卢”也因鲁群生。

澳柯玛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的青岛红星电器集团旗下的黄海冰柜厂,1990年黄海冰柜厂因背负巨额债务濒临破产,当时红星集团派鲁群生去收拾这个“烂摊子”,原本是打算卖掉。未曾料到,作为该厂上任的第十一任厂长,鲁群生却带领澳柯玛“起死回生”。

当时市场上已经有生产大冰柜的企业,但是家用小冰柜却是一个“无人区”。1990年底,黄海冰柜厂推出的每小时耗电量仅0.67度的150升顶开式小冰柜,上市后,备受欢迎。当年,黄海冰柜厂便扭亏为盈,实现净利5万元。

到1995年,已经改名为澳柯玛的黄海冰柜厂彻底翻了身,年产冰柜100多万台,成为全国有名的“冰柜大王”。

那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广告语变得家喻户晓,澳柯玛也迎来“高光时刻”。1992年到1995年澳柯玛连续四年获得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国产商品“金桥奖”;1995和1996年连续两年获得冰柜行业市场综合竞争实力第一名桂冠。到1996年底,澳柯玛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25.55%。

2000年,澳柯玛成功上市。鲁群生也在2005年当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迎来自己的人生高光时刻。当时给鲁群生的评价这样写道:“全面改写了超低温制冷产品领域由日本和美国把持的局面;率先倡导‘价值战’,为中国家电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喊出了最响亮的声音。”

做企业就如同高台跳水,动作越少越安全。而鲁群生却常常将《易经》中的“变则通,通则久”挂在嘴边,靠着变通的理念,鲁群生带领澳柯玛走向了辉煌,但是过于追求“多元化”的拓新让澳柯玛再遭重击。

“活下来”

失败是一个过程,而非仅仅一个结果,是一个阶段,而非全部。

在2006年澳柯玛爆出危机之前,“多元化”是澳柯玛的主题。除了冰柜、冰箱是主业外,澳柯玛还涉足空调、锂电池、电动车、太阳能、海洋生物、IT行业、房地产等多达几十个行业、几千个产品。

看似庞大的澳柯玛,实则“羸弱不堪”。2004年,澳柯玛全年的净利润仅2390万元,到了2005年就已经陷入亏损了。

而2006年的一纸公告,直接将澳柯玛打入“深渊”。公告称,澳柯玛集团及其下属关联企业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9.47亿元。至此澳柯玛的危机被暴露无遗。

危难之际,青岛国资伸出援手,鲁群生也被免去澳柯玛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同时37岁的李蔚临危受命,从鲁群生的手中接下危在旦夕的澳柯玛。

有人曾问过李蔚“2006年,你的企业战略是什么?”李蔚回答:“没有战略,活下来”。

一个企业家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也影响着一家企业的性格。在接手澳柯玛之前,李蔚曾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读研究生,之后在青岛国资旗下的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一步一步做到副总经理。

李蔚喜欢《阿甘正传》,他反感朝令夕改,而欣赏阿甘以执着应万变,一步一步看似不切实际,却能持续进步,甚至后来居上。

在李蔚的带领下,澳柯玛再一次“重新开始”。砍掉多余的业务、回归到正常的债务水平、重新规划发展方向,李蔚用了将近10年时间,澳柯玛才得以“喘息”。

在李蔚的带领下,以冰柜起家的澳柯玛重新回归主业,聚焦制冷技术,业务重心也从家用电器转向商用及医疗领域。在制冷技术方面,澳柯玛想要做到“极致”,并在不断挑战低温记录,零下150度的超低温商用制冷设备也是方向之一。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早在埃博拉疫苗研制出来之前,比尔盖茨旗下唯一的投资基金Global Good就与澳柯玛在新型疫苗冷藏箱项目方面达成合作,目的是为了解决非洲、亚洲等一些缺乏电力供应的地区如何储存疫苗的难题。

2014年,全球首支埃博拉疫苗研发成功。但问题就是2℃至8℃的普通疫苗存储条件已远远无法满足该疫苗,这支疫苗需要的是零下60℃至零下80℃的超低温环境。

更低的温度意味着更高的制冷技术难度。最终澳柯玛研制出的产品Arktek成功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证,也成为运送埃博拉疫苗的全球唯一方案。

这款产品的优势在于普通版能够将疫苗稳定储存于2℃至8℃环境中至少35天。升级版专为埃博拉疫苗设计,可将疫苗在零下60℃至零下80℃超低温环境中保存6.5天甚至更久,它允许每天8次的疫苗存取。

能否突围?

“要想成为百年老店,就必然要经历酷暑和严寒。没有利润的企业就像一个不能自食其力的成年人,是可耻的。”李蔚曾以此来激励自己。

这一次李蔚带领澳柯玛重新押注冷链。

2015年,澳柯玛提出“互联网+全冷链”战略,将冷链作为公司发展的新方向和未来收入的增长动力。从收入占比来看,冰柜、冰箱的收入仍是澳柯玛营收的主要来源,占比近六成。

一门心思只做“冷链存储”的澳柯玛,业务范围大至货车上的冷冻仓,小至摩托车上的冷冻箱,还有包括温湿度在内的全程智能信息管控系统。也就是说,澳柯玛只做冷链解决方案提供商,不触及冷链物流运输业务。

而在生物医疗领域,澳柯玛更是新人。今年8月,澳柯玛发布股票波动风险公告称,目前公司生物医疗冷链产业规模较小,2019年该产业收入约1.42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约为2.40%,占比很小。

根据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报告,澳柯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1.8亿元,净利润为1.09亿元。

申港证券指出:“澳柯玛目前尚未达到理想状态,例如公司盈利能力仍偏低位,营业成本尤其是原材料成本偏高,主因冷链业务规模目前仍有限,这需要冷链需求的传递和产业供需规模调整方能改善,这里就造成了不确定性。”

毕竟澳柯玛进入冷链行业的时机并非最佳,一方面是机会,但另一方面也会受到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不论是海尔生物、还是海容冷链都是行业中的竞争者。

作为在医用冷藏箱、血液冷藏箱、医用冷藏冷冻箱、医用低温保存箱等四大设备中均获批的三大企业之一,澳柯玛或许还有机会。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