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中国经营报 阅读:10618 2020-11-21 08:03:54

本报记者张晓迪·北京报道

前几天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二十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团。

在2020年11月20日召开的2020数字经济领航者峰会上,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信息统计部主任张莉直言不讳,疫情流行期间,上市公司协会通过调查发现,就数字转型而言,目前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陷入了不转型、不转型、不转型的困境。

张莉表示,在新冠肺炎流行对企业商业模式产生巨大影响的背景下,数字转型对所有行业,包括传统行业都非常紧迫,非常重要。

张莉表示,上市公司协会调查显示,疫情发生后,企业通过云、网、终端的新信息基础设施,正确控制库存,保障生产,大幅度提高管理效能,有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但同时,我国企业的数字转型也面临着许多制约因素。

其中,缺乏重要核心技术,缺乏自主创新能力,无法深入利用数字技术获得价值创造,严重制约了中国利用下一代数字技术为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进程。如何摆脱重要技术的脖子成为中国企业数字化不可避免的难题。

其次,张莉表示,数字技术专业技能人才不足,是中国企业数字化面临的另一个重要制约因素。张莉说,人才不足直接阻碍了企业的发展。如果企业管理层缺乏数字思维,就不能立即推进数字变革,没有明确有效的顶层设计的企业员工缺乏数字化技能,就不能完全实行产业改造,不能说新技术和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

此外,张莉表示,目前中国企业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领域各产业的融合程度不高。她透露,一方面,许多制造企业仍存在重硬件轻软件、重型轻质量、重制轻服务的观念,忽视数据作为新生产要素的重要性,无法有效地挖掘利用数据价值,另一方面,一些信息技术企业无法充分把握制造企业的技术和业务流程,无法正确地满足变革需求。

据此,张莉前最紧迫的工作是培养数字人才,包括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

张莉表示,管理者要求对数字化具有敏感性和适应性,能够迅速找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切入点的技术人员只有具备数字化专业能力,才能促进数字技术与传统业务的深度融合,落实重要工作。她建议,在这方面,高校可以开展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学科考试,企业和高校建立长期高效的人才孵化机制。

其次,张莉说,只有建立推进数字经济的标准体系,才能使推进智能制造的重要创新找到合适的土壤。张莉建议,一方面政府层面出台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财政支持政策,实行相关税收减免和支持政策和融资服务,另一方面,企业也要积极利用激励制度,为重要项目、重要产品开绿灯,为特殊人才采取股票激励等措施。

此外,张莉还建议企业数字化应着力于共性技术的研究开发,头部企业应该成为数字化变革的领导者。

她说,可以优先建设开放共享的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以核心业务和共享业务的数字变革方案为杠杆,撬开千行百业的数字变革。同时,头部企业发挥社会价值,集中资源创造变革指标,使其他企业在变革中不绕道,降低风险。在数字领导者的驱动下,从个人变革到产业协同变革,可以形成矩阵效应。

(编辑:夏欣校对:颜京宁)

。 。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