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后一个产地仓西安仓,11月正式运营

新商业情报NBT 阅读:82465 2020-12-08 08:08:07

农业是更难撼动的产业,对其改造越来越强调数字经济体身份的阿里巴巴的期待。如今,阿里数农承载这个经济体改造农业的野心。

作者。 |朱若苗

我有农业梦想,箱马不足以改变中国农业的现状,但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可以改变。这是今年侯毅作为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后文简称阿里数农)社长登场时,对外提到的远景目标。

在这次对外交流会上,侯毅首次公布了蚂蚁数农产品的数字流通网络计划。在秋果成熟的季节,这个计划今年最后一个产地仓西安仓,11月正式开始运营。标志着蚂蚁这个数字农产品供应网络的框架基本完成了。

该网络围绕农产品在全国高效流通建设,现阶段已完成5个产地仓库和20个销售仓库的基础框架,主要处理农产品以水果类为主。

整个项目的推广节奏相当快。阿里数农全国供应链总经理李武昌在采访中表示,整个项目刚刚公布时,他们完成了昆明仓库和南宁仓库。后面的三个仓库连地方都没找到。

这也是蚂蚁数农继去年首次公开后公开的第一个成果。事业事业部从出道开始就明确了其目标——专注于中国农业的基础设施建设。

农产品的分销供应网络是该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蚂蚁介入农业改造的重要切口。通过这个切口,巨大的蚂蚁经济体想撬开的是更深刻的产业变革。

产地仓库只是开始。

。 01高效运营的产地仓

在蚂蚁数农的定义中,产地仓的另一个称呼是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其核心功能是对农产品进行分级、包装等加工处理,负责区域调度分发,前者是产地仓库最突出的特点。

在产地仓库内,各生产线根据蚂蚁数农制定的标准筛选农产品的大小、品质等特征。分级后,放入对应的包装箱,流通进入差异化的销售渠道和市场。这一环节分级、加工也称为农产品采后商品化处理。

在传统农产品层批发链中,由于产业链分散,上游农民往往缺乏采后商品化处理意识和能力,问题是农产品上游品牌化困难,商业价值下降。

另外,由于现阶段中国农业生产、流通标准化程度低,农产品保质期短,采后商品化难度远高于标准化工业产品。

蚂蚁数农设计的产地仓库焦点解决的是农产品在流通过程中采集后进行商品化处理。围绕这个方向,它主要做了两件事——建立农产品分级标准,应用技术提高加工、周转效率。

在西安仓库,我们看到了整个系统是如何运行的。

进入这个占地面积达到1。一万平方米的加工中心,整个仓库都充满了苹果的香味。这是现阶段库区内主要加工、旋转的水果品种。

在运输过程中,蚂蚁数农采用池运输方式,利用水的浮力,从旋转篮中卸下的苹果自然分散,可以减少苹果运输中的碰撞风险。摄影:袁景智

秋季是苹果大量发售的季节,蚂蚁数农从西北各产区购买特色苹果,新疆阿克苏大冰糖心苹果、甘肃花牛苹果、罗川苹果等各种品种在此统一加工、包装后分发给全国各销售渠道。

西安仓库目前蚂蚁这五个产地仓库科技含量最高。刘秀琴是阿里数农集运加工中心项目的负责人,她向我们介绍,现在储存在西安仓库低温工厂的苹果周转周期最短为1天,最长为7天。

高效的背景是蚂蚁数农对水果加工、筛选环节的数字改造。

从西北各产区运来的苹果,在这里按照蚂蚁数农设计的等级标准,完成分选和加工后,从发货生产线发送到各自的流通渠道。数字管理手段的应用保证了整个过程的高效率和低误差。

在分类现场,蚂蚁数农分别筛选苹果表面的品相、内部的病变状况、大小形状进行分级处理。通过专业的仪器检测,这些苹果被迅速分级,大小、品相、内部发生病变的苹果被迅速识别,进入不同的生产线。

整个过程只需6秒。刘秀琴表示,目前他们的筛选效率可以每小时处理10吨苹果。在传统的生产线上,要达到这个效率,至少需要100人同时操作,中央控制室的1、2名学生就足够了。

被筛选的苹果被送到不同的包装生产线,工人装箱。刘秀琴表示,这是西安仓内唯一需要密集人工操作的环节。在各分选线上,他们安排了6名工人装果。根据以前的精细分选,苹果在包装环节的效率大幅提高。

刘秀琴解释说,生鲜电器商的出现给流通环节带来了新的课题,加重了传统包装生产线的负担。

因为传统的在线水果交易可以现场称重、包装,所以不需要在中转阶段进行这个操作。然而,电子商务公司经常按照固定公斤进行交易,这需要供应商在流通过程中完成水果的称重和包装。

刘秀琴认为,由于传统供应商前期精细分类不足,在这一步他们经常用人工经验包装。这不能完全保证每个包装的重量,也会导致包装效率低的问题。

蚂蚁数农的生产线,从一开始就进行了正确的筛选,保证了各包装线的苹果重量接近。基本上,工人只要把对应数量的水果放在箱子里就行了。

接下来,这种工作流程和机械应用模式将再次应用于西北生产区运输的果蔬加工。例如,分选在线专门用于识别坏果的机器也可以用于识别圆形水果和蔬菜的病变。未来陕西绿心猕猴桃,西北产区的马铃薯、洋葱等蔬菜也将通过该加工中心进行筛选、加工。

。 02西安仓的双功能

西安仓在功能上,与蚂蚁数农以前的4个产地仓明显不同。据李武昌介绍,该加工中心同时承担产地仓库和销售地仓库的责任。

另一方面,产自陕西、新疆、甘肃、宁夏、内蒙古等西北地区的水果在这里进行商品化处理,集中分发给各销售市场,另一方面,作为蚂蚁建在西北仓库群中的核心仓库,西安仓库承担销售地仓库的责任。未来,从南方运来的水果经过这里的周转,迅速分发给西北各消费市场。

这一差别与阿里数农这一生鲜分销供应网络的构成有关。

李武昌表示,目前接受销售地仓功能的主要是各地箱马集散中心,与蚂蚁数农产地仓库相通。销售地仓库的主要功能是快速流通,与产地仓库明显不同,需要兼具短期储藏、商品化加工的功能。

在西北地区,箱马渗透率比较低,只在西安开店。这意味着蚂蚁数农的这种供应链能力,要想迅速辐射到西北地区,就必须使建成的西安仓库具有更强的销售地仓库属性。

在短时间内,蚂蚁数农通过产地仓库销售地仓库的结构,建立了基本垄断全国的农产品流通网络。对于上游,它与主要农产品产区相连。对于下游,它与全国各消费市场相连。

这种供应网络的结构设计与各大生鲜零售商们的生鲜分销网络有着相似之处。

以水果连锁品牌百果园为例,已经围绕自己的销售市场构筑了类似结构的生鲜流通网络。迄今为止,百果园集团配送中心负责人邹峰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介绍了他们的仓库配送网络系统分为a、b、c三种仓库。

A类仓库面积为1万至1。6万平方米左右,这种仓库的主要功能是根据百果园的标准检查送来的水果,进行初级加工。在流通中也承担了区域调度的功能。

B类仓库和c类仓库面积更小,其主要功能是快速旋转,兼具一定的加工能力,如根据店铺需求分装小包装果实等。这种仓库的库存周期往往控制在1。五天之内。

这个分销网络投入巨大,但其规模利益有效降低了百果园的分销成本,控制了水果在分销过程中的损失。

从结构上看,目前蚂蚁数农建的产地仓库与百果园a类仓库相似,销售地仓库与百果园b类仓库和c类仓库相似。

但区别于百果园只服务于自己的水果销售网络,阿里数农在建设之初就确定了面向社会需求的供应商开放的运营目标。

这一点从强调双功能的西安仓也能感受到。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武昌说:从一开始就建仓库的时候,我们不是为了只提供箱马或者只提供淘金热而设计的。

他还透露,提供的水果在箱马系统中的比例不高,在服务的客户中,不仅是箱马和蚂蚁系的经销商,还有当地的批发商、规模大的生鲜电器商等第三者的客户。

这个目标服务对象的背后是蚂蚁更深入地介入农业改造的野心。

。 03蚂蚁改造农业的野心

从根本上看,这个供应网想撬开的是解决农产品标准化的困境。

这也是生鲜零售行业一直面临的困境。农产品的非标准特征使农产品在流通环节的质量管理困难。

这在生鲜电器行业尤为突出。早期生鲜电器公司缺乏农产品流通环节的质量控制能力,陷入订单量越大损失越大的困境,从2016年到2017年大量创业公司倒在这里。 在问题上。

解决农产品非标准化问题的关键在于两个环节的改造-分销环节的标准化处理和种植环节的标准化管理。

第一个环节是财力雄厚的零售商们现在纷纷投入巨额资金介入改造的领域。

西安仓内分拣包装生产线图片:袁景智

李武昌表示,目前蚂蚁数农在这五个产地仓库的投入也达到数亿元。我们在西安仓库的设计,投资数百万。除了蚂蚁,各大零售商们也在继续增加对生鲜流通的资本投入。

传统零售商如沃尔玛,去年投资7亿美元的华南生鲜配送中心投入使用,制定了80亿美元的供应链建设目标,生鲜供应链占其中大部分比重的新零售公司,最近也发表了100亿重仓供应链的计划。在前几天的财新峰会上,每天优鲜伙伴、CFO王珺强调,他们下一个重点是介入产业链、上流,为农产品制定标准化的规格、定义。

利用资本集中投入,零售商们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构建符合生鲜流通效率的供应网络,自下而上地提出自己农产品采集后的商品化处理标准。

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生鲜商品的质量管理能力,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鲜的质量管理困境。因为这个环节的改造还没有触及到农产品标准化问题的核心。

解决还需要更上流的栽培环节质量管理和改造。台州农资会长陶维康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明,农产品的质量管理应该追溯到播种之初。

种植过程中所需种子、肥料和农药实际上是标准化的工业产品。农产品质量控制的关键在于控制这些生产资料的用量、材料选择等各个方面。下游常把农产品称为非标准品。这是因为我们在上游还没有建立投标。农产品不一定是非标准品,但没有建设标准的农产品一定是非标准品。这是与流通完全不同的产业链,也是下游零售商们不能接触的环节。

但同时,对于上游提供这些生产资料的农资公司来说,仅凭他们的能力很难撬开农产品的标准化改造过程。

长期以来,国内农业产业链长而分散,数字化程度低,中、上游各方利益诉求不一致,各方利益之间难以形成合力或利益不一致相互牵制。这使得农产品上而下标准化改造过程缓慢。

从销售方向下开始的改造诉求,仍然是改变这种现状的关键。其最大的优势是利用市场的力量缩小栽培和需求之间的信息差距,以销售带来的利益平衡产业链上、中、下游各方的诉求,尽量促进合作,推进农产品的标准化进程。

这也是阿里数农编织这个农产品供应网络的根本目的。

就目前的现状而言,尽管各方争相建立生鲜供应网络,但受渗透市场的地区限制,没有零售商和第三方供应链公司建立了渗透全国市场的生鲜供应网络。

谁先建立这个供应系统,意味着将来可以掌握更多的流通资源,撬开上流改造,成为制定标准的一方。

从布局的路径来看,蚂蚁数农的生鲜供应网络也不同于零售商们各自制作的生鲜供应链。现阶段很多零售商仍以自己的销售需求为中心建设,蚂蚁数农从建设仓库开始就决定目标,向社会上有生鲜流通需求的经营者开放。

更庞大,目标是满足社会生鲜流通需求的基础设施提供者。利用这个基础网络聚集的分销数据,蚂蚁希望反过来介入更上游的农产品标准化改造。

蚂蚁为这个改造目标制定了三步的计划。5个月前,与这个数字农产品流通供应网络一起发表的农业金融服务计划和第三方农业经营者、科技公司、阿里云等各方合作推进农产品标准化改造计划。

随着今年蚂蚁数农迅速开展的生鲜流通供应网络建设,后两个计划已经开始。

9月,蚂蚁首次登场的是以卫星遥感技术为基础的农村金融控制系统。该技术的优势是可以进行快速的土地资产统计、农业评价等。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中,有助于农家获得农业贷款。这可以鼓励他们在种植过程中提高现代技术的购买和应用意愿。

李武昌也介绍说,蚂蚁数农与蚂蚁云等技术部门合作。蚂蚁数农在供应链方面的改造中降低了流通成本,蚂蚁云在上游撬开合作社,种植了大户和合作的平衡。有助于蚂蚁技术部门参与种植方的标准化、数字化改造。

后两步计划是更重要的改造链接,虽然不是单体零售商可以轻易撬开的资源,但是符合强调经济体身份的蚂蚁期待。

一套高效、完整的生鲜供应网络只是这个经济体改造农业的起点。随着生鲜零售领域竞争的激烈,蚂蚁以数字农业部领导的是投资更重要的改革,接触中国农产品商品化问题的核心,也指向这场竞争的终局。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