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录丨“中度老龄化”来袭,提前做好养老资产配置

第一财经 阅读:72656 2020-12-10 10:03:04

近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发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运营年度报告(2019年度)》。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养老基金受托规模突破一万亿大关,入市步伐在逐步加快。

有业内人士预计,到“十四五”期末,中国将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随着国内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浮现,养老投资已经成为全社会热议的话题。养老金入市对A股市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养老资金该如何做好大类资产配置? 本期资本有道对话南方养老2045基金经理黄俊。

黄俊表示,随着养老金投资在市场中的占比越来越高,整个市场也会趋向于一个成熟的状态。预计2021年,至少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还是处在一个复苏的通道之中,相对有利于权益资产的表现,特别是一些顺周期或者是低估值的板块。点击视频,一看究竟。

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第一财经:您认为“中度老龄化”会带来哪些主要挑战?

黄俊:世界银行把养老金分成三个层次:第一支柱的话,就是国家强制居民消费的基本养老金;然后第二支柱的话,就是企业年金或者是职业年金;第三支柱也就是未来中国即将有一个大发展的、居民自己交费的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发展还处在一个刚开始的阶段。

经过20年来的发展,第一支柱跟第二支柱两个储备金额合计应该在10万亿左右。大家可能听到这个数字,觉得天文数字,但实际上如果对应中国未来中度老龄化退休的高峰期,将来的话,在整个国家养老金比较紧张的情况下,如何实现一个提早退休,或者是一个更高品质的退休生活,有赖于我们现在开始进行的第三支柱个人储备的投资。

第一财经:确实像您所说的,养老金是一个最核心的问题,那么在这种背景下,投资者如何去布局健康经济和健康产业?有哪些板块值得重点关注?

黄俊:这个肯定就是一个医疗跟健康产业,但是我们从整个行业来看的话,是不能过度乐观的,因为我们也是深度研究了欧美以及日韩发达国家过去的经验数据。首先医疗产业的话肯定有需求,这个行业肯定有需求,量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还关注到,对于一个产业的发展的话,它的价格因素也是非常重要的。

举个例子就是说,你可能量增长了两倍,但如果价格下跌了一半以上,那么整个行业的收入,它可能也是一个负增长的。我们研究下来的话,欧美日韩因为国家的财政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允许无限的医疗开支增长。所以实际上,他们的医疗开支的增速当然这也是很可观的,但也是在GDP增速的两倍左右,所以说不能对整个行业进行过高的预期。

当然就个股的机会的话说,某个子行业可能因为它的疗效特别好,或者是有一定的垄断性质,整个医保基金在谈判的时候处于弱势的话,那么它还是可以保持一个很高的毛利率,那么这些板块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另外的话,随着老龄化,还有我们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未来的经济升级以及转型,更多将依靠非常高端的制造业。所以说中国的产业升级,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向。

第一财经:可以看到,随着国内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浮现,养老投资已经成为全社会热议的话题。从长期以及短期的视角分别来看,您认为养老资金该如何做好大类资产配置?

黄俊:首先在海外成熟的发达国家,他们的养老投资其实也都是从中青年就开始的。然后我们知道的著名的这些海外的,包括富达基金这些养老基金做得比较大的,他们的目标日期基金,其实是提前于退休30年到40年,然后就开始纳入一些投资者的。

我们国内的话,也开始在发展所谓的目标日期养老基金。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投资者买入基金之后,他把资产配置的任务就交给了FOF的基金经理。在客户年轻的时候,离退休日期还有30年的时候,那么我们会配置60%、70%的权益比例。然后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离退休日期越来越近,假设退休还有15年20年,可能我们的权益资产配置比例会到40%—50%之间,那么等到客户离退休只有5年10年左右,那么可能我们的权益资产配置比例就只有20%—30%了,这是一个目标日期,就是下滑曲线的概念。

但如果说你离退休日期可能只有两三年了,那么随时来一个权益市场的重大回撤,百分之二三十的跌幅。就比如说我们2018年,有些会回撤25%—30%左右。那么这时候,你如果全仓权益资产的话,对你的退休生活是一个比较大的扰动。如果你在底部不能坚持持仓的话,那么后面的反弹行情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这个权益资产的配置比例,是要一个特别慎重的FOF投资团队帮你去决策。

第一财经:您刚刚提到了FOF,我们也知道FOF是一种通过投资基金,而非直接投资具体证券标的来实现分散化资产配置的理财产品。您觉得对于投资者来说,投资FOF的意义在哪里?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FOF基金产品?

黄俊:我觉得FOF的话它是一个通过多资产多基金,然后实现一个更平滑收益的特殊的金融工具。它的意义可能在两个层面,首先它有一个帮助基民更好选基的功能。我们知道现在市场上的基金可能有6000多只7000只。但是我们投资者如何在这么多的基金里面,选择到好的基金经理、选择到适合自己的基金,可能需要专业FOF投资经理,去帮助客户进行一个好的选择。

第二的话,它还有一个资产配置上很好的作用。我们举个例子,今年2月份春节之后,受疫情的突然冲击,整个权益市场出现了一个大幅的回调跟下跌。那么在这时候如果有一个FOF的基金经理,他的投资经验更丰富,那么基于当时我们的权益市场的估值还是比较合理的。那个时候的权益市场是有投资价值的,所以在底部的话应该是坚持持仓,而不是贸然赎回。

然后另外它还有一个分散的效果,比如说我们一般的基民买股基或者是买债基,可能习惯是一个全仓或者轮动。但是我们知道像很多海外成熟的投资机构的话,通过50%股票基金50%债券基金做成一个组合。那么从长期看的话,它的收益率反而也不低,因为它有一个再平衡的收益。

第一财经:还有一个话题也是市场一直比较关注的,关于养老金入市。截至去年底,养老基金受托规模突破一万亿大关。您认为,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养老金入市对A股市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投资者该如何针对性调整投资策略?

黄俊:当然养老金的投资,更多是一个长线以及更多的逆向思考。权益市场如果是大涨的时候,特别疯狂有泡沫化的时候,他们反而不会去过度亢奋。

那么出现持续下跌,市场极度恐慌的时候,他们的恐慌程度也是很有限的,甚至会去逆向布局。而且他们的投资思维很长线的话,那么会规避很多小的波段操作,但是从长期来看,它们的正确操作反而收益率会更加稳健,超额收益会更加丰厚。

所以说他们在市场中的占比越来越高的时候,整个市场也会趋向于一个成熟的状态。以此来推测我们中国的 A股市场,可能未来也会逐渐呈现出这种状态。所以说我们的投资者,可能还是要去关注权益市场的投资价值。当然这些因素考虑之后的话,那么未来可能更多是呈现一个慢牛的状态。

第一财经:站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以及A股市场情况?对于2021年整体市场资产配置有一个什么样的展望?

黄俊:首先我们看到权益市场,其实经过了两年的结构性牛市,那么从现在来看的话,整体估值已经从非常低估的状态,回到一个均衡的状态。现在的话,应该还是有投资价值的,但是相比两年前的预期收益率,可能我们要稍微放低一点。另外的话,就是我们的中国经济的话,也是受益于全球各大央行的货币宽松,包括中国政府的在疫情期间做的减税降费的措施,然后都是有助于提振经济的。

所以按照现在的宏观的判断,我们预计2021年至少上半年的话,中国宏观经济还是处在一个复苏的通道之中,相对是有利于权益资产的表现,特别是一些顺周期或者是低估值的板块。

但是刚才也讲了,我们的估值回归合理之后,相对于债券资产的吸引力是有所减弱的。所以说股市在明年大概率的话,还是一个波动加大,但是仍然有一个绝对收益的可能性。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