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分享徐悲鸿领衔蔡元培家族旧藏书画首度曝光

少白公子趣说齐白石 阅读:73910 2020-12-18 10:11:04

原标题: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分享徐悲鸿领衔蔡元培家族旧藏书画首度曝光

徐悲鸿致蔡元培《秋林三骏》 罕见现身中国嘉德2020年书画拍卖场

戊戌年,当年的国立北京大学、国立北京美术学校、国立艺术院分别迎来120周年、100周年、90周年华诞,他们曾经的掌舵人、缔造者蔡元培先生恰百五十龄。中国嘉德有幸得同一藏家厚赐,一组蔡元培家族旧藏将于嘉德春拍隆重登场。其中,以徐悲鸿早年巨製《秋林三骏》领衔的15件佳作将于「大观夜场」中亮相,馀者将以专题形式呈现于「近现代书画」专场。

蔡元培 行书陆游《怡斋》诗

立轴 水墨纸本 行书五言联 镜心 水墨纸本 127x31.5cm

左/蔡元培 行书五言联

镜心 水墨纸本 146x39cmx2

右/蔡元培 行书节录《论语》

镜心 水墨纸本 81x149cm

蔡元培 行书陆游《感秋》诗

成扇 水墨纸本 18.5x46cm

20馀件作品亮点频出,蔡元培《行书陆游<怡斋>诗》为书奉张目寒之作,书者受者俱为其时闻人,读之清通儒雅,书如其人;蔡元培书奉敦信先生《行书五言联》,其笔提按顿挫,徐疾有致,字势开阖,气势如虹;蔡元培行书节录《论语》书于1927年,其字雍容典雅,亦是其学术修养、人格品行、美学思想的折射;蔡元培《行书陆游<感秋>诗》成扇,为其书奉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长易培基之作,其字温文尔雅,牵出一代学人君子之交。再如徐悲鸿画奉蔡元培《秋林三骏》、林风眠画奉蔡元培《独钓西子湖畔》成扇、《羽禽四帧》等,张张件件都勾勒出蔡元培当年与学界、艺坛,与长者、后进的交游往还,见画所感,幸然敬然。

白桦三骏忆鹤卿

徐悲鸿 秋林三骏 横批 设色纸本 91x180.5cm

在北大期间,徐悲鸿听闻教育部官费留学名单仅有朱家骅和刘半农两人,遂拜见傅增湘,寻其详情,谈而未果,不欢而散。回去后,仍心中不平,遂去信再问,言词中带有不平之情。月馀后,徐悲鸿与罗瘿公提起此事,方知乃是误传,顿觉自己行事鲁莽,心中满怀愧疚。欧战结束后,教育部赴欧事情渐有眉目,但因自己的原因徐悲鸿难与傅增湘开口再提此事,前后失据,不知如何是好。蔡元培知悉此事后,遂对徐悲鸿说:「我给傅一函,你可照旧去见傅先生」。徐悲鸿持函再见傅增湘,傅增湘「恂恂然如常态不介意,惟表示不失信而已」,赴欧之事方才最终尘埃落定。有此伯乐长者,徐悲鸿自然倾心拜交。作于戊午重九,并将于春日嘉德「大观夜场」中隆重登场的这件《秋林三骏》便是蔡、徐之交的绝佳例证。

徐悲鸿《秋林三骏》局部

《秋林三骏》横6尺,纵3尺,以水粉画成。18平尺之巨幅写重九白桦,秋草池塘,两大一幼、黑白红三马,一侧两背置于画眼之中。画面右下行书题跋落款「孑民先生雅教。戊午重九,悲鸿」,并钤白文「徐悲鸿印」。以此可知,此巨制正是徐悲鸿相赠蔡元培之作。

从现存徐悲鸿早年的作品可以看到,水彩水粉、水墨加勾线的画法是其这一阶段常用的方法,其中我们可以到他对西画在该阶段的理解和借鉴,徐氏早年

画面穿插于中远景的白桦树和枯木则是明显的中国画笔法,枯槎枝杈、零落梢头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北宗写树的某些技法。在徐悲鸿之后的一些画作,这种树法依然延续下来。同时树杆的质感以皴擦墨点加光影来描绘,亦是中西结合的画法探索。

徐悲鸿画赠姬觉弥《三松三马图》 90x174cm

徐悲鸿纪念馆藏

从包括《秋林三骏》在内的一批早年作品可以看出,此一阶段徐悲鸿大量创作游走于传统中国画和西方水粉水彩画之间,无论哪种画法都没有占绝对的主导地位,这正是他中国画改良论的最初实践。这与彼时整个中国画坛的大环境相关,与其年幼时接触的民间写真术有关,与其在上海时接触到的大量带有市民阶层审美趣味的西画因素有关,与他游日半载的所见所闻有关,也与其在京沪两地观摩公私庋藏的见闻有关。

1987年1月4日《新民晚报》第6版

《秋林三骏》成画距今时已过百年,「文革」中此画曾被抄没,「文革」后再归原主。1987年1月4日《新民晚报》第6版,一篇署名「江鸿」的文章对这件《秋林三骏》进行了报导,并刊印画影于其上。文中提到「我曾将上述该画的来龙去脉,函告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先生,并寄去《秋林三骏》照片,不久就收到了她和徐悲鸿纪念馆办公室的覆信。徐悲鸿纪念馆办公室的覆信中云:『所寄徐悲鸿先生《秋林三骏》照片,经廖馆长鉴定后认为真品无疑。』」其来源、流传一脉以继,凿凿无疑。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