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很多老纲丝先后脱粉,是郭德纲变了还是粉丝们变了?

时间:2020-03-17 12:04:51  来源:我就是个码字的

现在相声界有个叫马春然的人,其相声水平说得过去,也有名师师承,位列相声明字辈。不过此人最大的新闻点并不是这些,而是她屡屡在网上和郭德纲以及德云社的粉丝产生冲突互怼,双方的用语堪称激烈和不堪入目。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马春然曾经也是一名铁杆纲丝,他的搭档和好朋友陈溯也是,他们当年都是老纲丝大本营天乐票房的成员,只不过后来脱粉了而已。

其实,笔者何尝不是老纲丝的一员。

记得当年电脑里就放两种娱乐性质文件,一种是张靓颖的歌,另一种则是郭德纲相声的音视频,很多都是珍藏版,2004-2005年的天桥乐剧场录像,RMVB的格式,十几个G的容量,现在打包出去卖估计都能挣一笔。

那时候也干过热血的事情,这天突然想听小剧场了,坐当天晚上的火车去北京,第二天下午找黄牛买票,晚上钻进天桥乐剧场笑几个小时,赶当晚的火车回家。整个一个丐版的梁朝伟伦敦喂鸽子。

那时候看郭德纲商演票还算不难买,网上订票,提前坐飞机过去,就住在商演场地旁边的酒店,准备好礼物,郭德纲一出场就往上递,他就哈腰接,离老郭那桃心儿脑袋最近的时候伸手就能摸到。

可是,当有一天郭德纲来到笔者所在城市搞商演时,周围几个爱听相声的朋友都去了,笔者却没有去的想法,可能那时候笔者就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脱粉”吧。

有人问笔者对于郭德纲的看法,笔者的回答就是:爱过。

那么,老纲丝脱粉,到底是因为郭德纲变了,还是因为粉丝们变了呢?慢慢聊。

一、老纲丝逐渐脱粉的时间段

按照笔者的了解,老纲丝们是逐渐脱粉的。

其实在郭德纲到处打官司打嘴仗的2006-2009年这个时间段里,老纲丝们并没有多少脱粉的,但是也没有多少在网络上站队郭德纲的,因为老纲丝们基本上不爱参与这种乱糟糟的事情。

比如2006年郭德纲和杨志刚以及汪洋打官司的时候,各种娱乐新闻连篇累牍报道,某浪甚至还出了专版,笔者基本上只看两眼从不参与争论。

说到底,老纲丝的特点是,听的是活儿,不是花边儿。对侯宝林、刘宝瑞、马季这些大师们同样如此,很少有相声爱好者去关心他们相声之外的非相声类新闻。

应该说老纲丝们大规模的脱粉还是从2011年开始的,然后到2016年以后老纲丝更是所剩不多,等到张云雷等人走红,老纲丝们应该说已经是绝大部分完成脱粉了。

巧了,也是在这个时间段,郭德纲提出了“德云社势必要淘汰一批欣赏水平比较高的观众”理论,也就是说老纲丝的脱粉,郭德纲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把被动的“脱粉”换成了主动的“淘汰”。

二、老纲丝脱粉的原因

说起来,老纲丝们之所以慢慢脱粉,当然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概括一下,大概能列出四个具体原因来:

1、郭德纲相声水准的下滑

如果以十几年前郭德纲的发展趋势看,他无疑会成长为像马季一样的现代相声大师,应该说那时候没有几个不喜欢郭德纲的相声爱好者,他传统活儿地道,口风好,现代相声也很接地气,可以说自从姜昆的《着急》和奇志大兵的小人物系列相声之后,郭德纲是我国相声界又一位作品贴近生活的相声演员,这也符合马季先生的一贯主张。

那时候的郭德纲真是如李寅飞所说玩儿了命一样在说相声,他玩儿命说相声,当然老纲丝们也玩儿了命一样喜欢他。

但是,也许是过多的场外因素影响,也许是人一红心就变,从2007年开始,郭德纲的相声慢慢有了三个变化。

一个是碎片化,无限的拉长垫话,让一个整块活儿变得稀碎,相声不像相声,脱口秀又不像脱口秀,笑话也不叫笑话,或者叫聊天更合适。

另一个是重复,无数次重复老段子,再加上揉进去一些网络笑话,让他的很多相声变得高度雷同。

不信你试试,不听报幕,光听垫话,你都听不出这是哪段相声来,大部分相声的垫话都是无数次用过的。这种重复不是不能有,但是量变会产生质变。

还有一个就是不得不提的三俗,在郭德纲刚成名时,他那些三俗的小笑话权当相声里的小呲牙,无伤大雅。但越到后期,郭德纲相声的三俗成分越高,不仅有荤口,还有脏口,这玩意儿少了是小呲牙,多了就牙碜,再多就真得屏蔽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听听郭德纲前期的相声和后期的相声,看看哪一时期的适合给未成年人听。于是有人开玩笑说,郭德纲现在的相声得分级才行。

2、深入了解相声的“副作用”

挺有意思的一个原因,如果你是一个相声门外汉,当你喜欢上郭德纲时,你听到他讲那么多的相声历史和常识,你会觉得特别有意思。你听到他对相声同行尤其是一些成名的相声名家的吐槽,你会觉得特别过瘾。尤其是你再看到一些关于郭德纲成名历程上的“磨难”,你甚至会义愤填膺。

但是,如果你一直停留在这里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你越是深入了解相声,你越会发现很多东西和郭德纲说的并不一样。

比如相声行业的历史,所谓“太平歌词”就是相声本门唱,不会唱太平歌词连整份儿钱都拿不了,这是真的吗?等你真了解了相声历史你会发现,郭德纲说的并不准确,他其实只是为了给德云社打造太平歌词的品牌而已。

比如那些对相声同行的吐槽,他们真的只会一段相声,上台只会歌颂不会逗笑甚至念对口报纸吗?当然不是,很多老纲丝都是从老先生听到马季姜昆再听到牛群冯巩最后到郭德纲的,那些郭德纲抨击的相声演员水平怎么样大家心知肚明,绝不是他说的那样。

比如郭德纲一路上的那些“磨难”,真的都是其他人的错,都是其他人在打压他吗?事实上有很多郭德纲的历史都被人为过滤了,他那些遭受的“打压”除了事出有因的,更多的则是查无凭据。

最简单一件事,那么多德云社的创业元老一个个全都离他而去,难道全都是别人的问题?新粉丝不知道,老纲丝可是门儿清,毕竟大家都是看着曹云金等人从小孩成长起来的,小舅子才来几年啊,他知道什么。

就因为老纲丝知道的事情多,懂的事情多,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对郭德纲的说法和做法都难以苟同,尤其是在郭德纲给北京卫视已故台长去世贴喜字和过分对待曹云金这两件事情上,在老纲丝眼里,北京卫视也是郭德纲的恩人之一,李鹤彪打人事实也是无法否认的,德云社甚至还专门公开道歉过。曹云金关键时刻也没有落井下石。

有些事情,不能把所有板子全打在对方身上。

3、良莠不齐的徒弟

实事求是讲,郭德纲的徒弟里岳云鹏算是不错的,相声水平算不上多高至少也算有特点,所谓贱萌并不是黑点,以前文字辈老先生里也有类似风格的,只是不这么叫而已。

对于郭德纲捧岳云鹏,公众普遍是赞赏的,老纲丝也没有多少反对声音。问题出在郭德纲后来捧的一些徒弟,张云雷、张鹤伦、烧饼、孟鹤堂、张九龄和秦霄贤等人。

这些人别说跟曹云金他们比,就算跟岳云鹏比都是差了很多,这些人的相声基本上都可以归类为洒狗血范围,嘴里没有买卖,多数都靠着其他方面剑走偏锋。

你说郭德纲相声碎,这些徒弟的相声更碎,你说郭德纲相声三俗,比起有些徒弟来郭德纲的相声简直是文明到家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岳云鹏之后的这些郭德纲徒弟,大部分对相声行业的发展起到的作用都是弊大于利的。

与此同时,德云社内部的高峰、李云天、刘鹤春等人偏偏得不到力捧,这样的现象只能说明德云社在相声和商业之间选择了商业,郭德纲的相声守墓人角色逐渐消失。

反倒是于谦的徒弟郭麒麟让老纲丝们颇为欣赏,这孩子虽然重心不在相声上,但其相声水平却一天天见涨。

唉,我们只能理解老郭这是让徒弟挣钱,让儿子成器。

4、极端的粉丝

老纲丝们的欣赏水平和现在的德云女孩为代表的新德云社粉丝可谓格格不入,偏偏这些新粉丝的战斗力还极强,在极端的情况下,网络上你发个帖子写篇文章,别说批评德云社了,就是不夸他们都是原罪。

这就是笔者之前写过的文章中提到的观点,现在的相声界普遍存在的对立就是相声爱好者和人迷的矛盾。相声爱好者听的是活儿,活儿好就捧你,活不好不听你。

人迷是不管活儿好不好的,只要是偶像说的都是对的,都是好的,容不得任何批评。有些时候甚至还要“神化”偶像,君不见有多少网络段子和老包袱都被粉丝贴上了德云社原创。连“花毛一体”“百万雄师过大江”也成郭德纲的发明了,这就让一些老资格相声爱好者颇为不满。

这种氛围下,我们在贴吧、评论区等各个地方都能看到互怼的双方,有些时候,一些老纲丝真的是纯被这些新粉丝给逼“脱粉”的。

郭德纲说“势必淘汰欣赏水平高的观众”,体现在粉丝上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老纲丝脱粉,新粉丝上位。

三、老纲丝们对郭德纲还能路转粉吗?

简单一个字:能!

但是有前提条件,老实讲,对于相声演员来说,老纲丝这帮人是最“墙头草”的了,你要是有好活儿,他们就听你、捧你。你要是活儿不好,对不起,拜拜。

因为老纲丝们喜欢的是相声本身,只要郭德纲能持续出新活儿好活儿,哪怕是踏踏实实改编老段子,说得好说得精彩,老纲丝立马能回来。

如果说郭德纲曾经是为相声老祖宗看坟的人,那老纲丝们就是站在旁边给他鼓劲加油的。现在郭德纲不看坟了,但老纲丝们还在等着。

说到底,老纲丝们最爱的还是相声本身。

文章推荐:

六六:我访谈了上千个买房子的人

十部经典韩国历史片,为什么我们拍不出?

寡姐落泪!《黑寡妇》曝全新剧照

赵本山宋小宝直播吃饭 潘长江携妻女连麦出镜久违同框

黎明、甄子丹再联手 ,利剑出鞘谁与争锋